盲目自大少女_苏骸.

您好这里苏骸w,是条圈混的有点杂的咸鱼请多指教哟👀✨。

突然想问。
如果让你选择相伴一个国/家,就可以不老不死直到那个国/家的灭亡你会选择谁呢?
虽然我知道没人回答【】

说起来昨天对群戏好刺激……我的阿尔弗居然被一个亚瑟……壁咚了……嘿嘿嘿嘿嘿……还被他用枪抵着【???】嘿嘿嘿嘿嘿想想都好开心……

生日快乐,基尔伯特。
说实话根本不记得今天是普诞啊……临近期末考试复习到连这个都忘了……就这么简陋的庆祝一下吧……

/aph同人文/夜行列车/

'灵感来源av2564690.
'感谢第38楼的小伙伴愿意让我这个渣渣用他的想法写文x

新生。
死亡。

……
这里是哪?
伊利亚看了看四周,只感觉自己好像是待在了一个类似火车站的地方。

“上车吗?”
乘务员先生对着伊利亚说道。
“想要回忆吗?”
伊利亚点了点头,乘务员先生将一张照片递给了伊利亚,伊利亚接过了照片,好像看到了什么。

触碰到照片的瞬间,伊利亚好像看到了乘务员先生的回忆。

「那个孩子,为什么这么眼熟?」

他目视着乘务员先生和一个小孩渐渐走远。

回忆突然之间被打断,伊利亚看见了身着蓝色军装的男人从他的位子站了起来,好像是要下车。

「那个男人,为什么这么眼熟?」

一段记忆猛地出现在了他的脑子里边——那是关于那个男人和他的记忆。

那个男人啊,在第一次见面时拿着剑冲向了他,却因为突然坍塌的冰而掉入了冰湖里。
他把那个男人拉了上来,那男人却只是倔强的、毫无感谢意味的拍掉了他的手。

那人笑着跟伊利亚说着拜拜,走入了「新生」的行列当中。

然后,他再也没有回来了。

接着,伊利亚看见了新生的自己。

——那人,是谁?

再次回忆起的,是一段痛苦的回忆。

伊利亚走在雪地里,感觉自己的脚步越来越沉重,就像是要倒下了。

那些离开了他的国/家们突然浮现了在他面前。

——对哦,我已经死了。

恍惚之间,他的身体再也撑不住了,倒在了寒冷的、没有一丝温度的雪地上。

在倒下的那一刻,他看见了一个人,他的眼睛的蓝色是多么的深邃,透露出的感情又是多么冷漠。

——那个是……乘务员记忆里的那孩子吗?

回忆在这里就终止了,他想起来了,他什么都想起来了。

他……是坐在通往死亡的列车上。

另外一辆列车与自己坐的那一辆擦身而过,他恍惚之间看见了……「新生」的自己,他惊讶的站了起来,几乎趴在了车窗上,想要确认,列车却一闪而过了。

——那一辆,是通往新生的列车啊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流水账👋……。以后会改进的……

/aph.黑白英./人偶师设亚瑟×人偶设oli

“完美的作品。”
那个叫做亚瑟·柯克兰的男人带着满意的微笑看着自己的“弟弟”oli——一个花了他三年时间才做出来的精致人偶。
“醒来吧,我亲爱的弟弟。”
那个叫做oli的人偶像是听懂了,睁开了自己眼睛,好奇的打量着这个世界。
亚瑟将他抱了起来,说道
“认识一下,我是你的哥哥,亚瑟。”
“亚……亚瑟。”oli学着亚瑟,说出了他说的第一句话。
“好孩子,你的名字叫做奥利弗,奥利弗·柯克兰。”
“奥……奥利弗·柯克兰……”oli他想要极力明白亚瑟说的话,但是他还只是个刚刚诞生没多久的人偶,想要明白这些还很困难。
“没关系的,以后我会教你怎么说话的哦。”亚瑟温柔的笑了,oli在亚瑟的表情之中明白了什么,于是学着亚瑟的样子,对着亚瑟笑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
通篇很迷,我以后会改进的😃

如果aph的各位被选为天使的话。

B5住民确定、卢西安诺。那个对用血画画的谜之执着的家伙【???】

B4伊利亚和普爷待选。

B3未定。

来个人帮我想想呗😭

/aph×杀天/存个脑洞/如果aph的各位被选为天使的话/

阿尔弗雷德——B6住民。这里的阿尔弗是万圣米设定。而是一个在校的大学生,性格和本家几乎没啥区别。

突然卡壳……B5适合谁啦😭

B4也卡住了😭

B3也……!

B2的话我觉得挺适合教廷伊的……虽然我觉得伊不会放紫色的屁【bushi】是个白切黑、表面看上去天然无害其实内心是黑的那种。

B1当然是……安娅!这一层楼挺适合她的【不要问我为什么……】!性格自然是和本家一样咯!

所以B5、B4、B3适合谁啦……😃……来个人帮我一起想想呗……。

/Ib×aph同人文/

'注:这里的伊万是子露.

“妈妈,让我一个人去看看吧?”
小小的伊万扯着妈妈的裙角说道。
“好吧,不过不要出美术馆哦。”
“嗯!”

小小的伊万开心的在美术馆里晃荡着,他边走边看画,很是开心。

忽的之间,伊万似乎被一副巨大的画给震撼到了。
“为什么……这副画旁边没有什么人呢?”

小小的伊万不知道呀……美术馆正在发生着神奇的异变……在美术馆深处,有一个孤独的孩子,想着要和他做朋友呢。

——————
存个脑洞。下次再完善完善👀✨

/图梗.我们的祖/国从未哭过

'伊万视角.
'已授权 @阿糖_S·weet 希望没艾特错人……【深沉烟】

“哭?”
突然被人问及这样的问题不知道如何回答,自己认真想了想这样对人说道。
“说来很气哦,明明只要像我示弱就可以了。”
“为什么非要那么倔呢?”
在印象里,他的确没哭过。
一直都是笑着的、好像发生了什么他都不会哭……就连我“死”去时也是。

“那个人啊……”

“就连我‘死’的时候都没有掉过一滴泪哦。”

/aph×杀天同人文/如果普爷成为贡品的话.

明明是已死之人,却苟延至今。
简直是可笑。

——醒来吧,恶魔。

像是受到了什么命令一样,基尔伯特缓缓睁开眼睛,环顾了一下四周,发现自己好像被关在了一个小房间里。
“我……这是在哪?”
他想了想,自己好像是被人打晕了然后来到了这里。
“谁会这么恶趣味呢……?”
“阿尔弗?”
“怎么可能。”

试着推开门,发现门并没有锁上,于是大步走了出去。
“是他们粗心呢……?还是故意?”

——不管是谁,如果让本大爷知道了是谁把我带过来的话,我可要好好伺候他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个基尔感觉有点弱气……
开头前面两句算是普爷的独白哦👀✨!帅不帅?!【你醒醒这和帅气没关系。】